工艺知识当前位置:首页 > 工艺知识

如何把握非遗保护与开发的“度”

2018/11/24《中国文化报》2012年2月13日

      边思玮

   作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方式之一,“生产性保护”的实施给非遗保护工作带来新的思路。然而,作为拥有悠久历史的传统手工艺,非遗项目在面对市场开发和销售的过程中,也时常迷失方向,如机器刻制的皮影、复制印刷的唐卡等,这些机械产物使得非遗制作技艺发生了扭曲和改变。如何把握好非遗保护与开发之间的“度”,怎么更好地实施“生产性保护”?“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成果大展”举办期间,文化部非遗司在京召开座谈会,与会专家学者就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与合理利用的关系等话题展开了讨论。

    产业利润补贴非遗生产

    “非遗产品满足社会需求,这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更重要的是文化的传承。如果说我们把这种核心和基因改变了,传给后人的就成了转基因的技艺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周小璞表示。

    非遗保护的核心就是坚持真实性、整体性、传承性。然而,在实际生产中,传统手工艺费时、费工却卖不上价的现状,让很多非遗项目不得不选择“另辟蹊径”。

    作为中国四大锦之一的蜀锦,以色调明艳、纹饰精细、图案繁华著称,记者在“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成果大展”现场看到,一个镶有蜀锦绣片的皮包标价1000元,一个全裹蜀锦的小手包需要500元。蜀江锦园的企划经理黄黎航告诉记者,即使这样的价格,也并没有多少盈利空间。“使用手工织机按照传统的方式织锦,两个人不停工作8小时,才能织出7厘米。”黄黎航指着墙上的展品说,一幅长1.5米、宽80厘米的蜀锦《百子图》一般能卖到1.2万元,需要工人织上3个月,而每个工人的月工资在三四千元,光人工成本就超出了售价。

 

    为了生存下去,蜀江锦院用3种机器同时开工:传统手工织机、上世纪80年代的木织机和现代数码织机。“从效果上看,木织机织出的蜀锦不如传统手工织机的精细,而数码织机生产的则更接近印刷品。”黄黎航告诉记者,只有这样才能养活企业,保护住最传统的蜀锦工艺。

    “南京金箔工艺是我国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但是目前主要产品都是机械化生产。”南京大学教授、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徐艺乙说,他们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部分是把有手工操作经验的传承人单独区分出来的,一方面进行规模化生产,一方面进行传承,用产业化利润来补贴非物质文化遗产。

    “非遗生产性保护应该包括两个平台。”周小璞表示,第一个平台是坚持传承下来的核心技艺,同时培养更多的后继人才。在另一个平台上,则可以扩大生产规模,更好地来扩大消费、增加就业。这两个平台应该相辅相成、齐头并进。

    传统与时尚共存

    每项非遗都有自己的特征,这是延绵上百年甚至上千年留存下来的历史印迹,显示着其独特的品格。同时,非遗要想融入现代生活,也不能缺少时代个性。

    “按照现代人的生活模式,传统的鼻烟壶是完全没有市场的。但为了适应新的消费需求,我们在创新方面做了些工作。” 冀派内画艺术传承人王自勇告诉记者,他们在工具、题材和材料等方面都进行了创新,开发了肖像鼻烟壶,以及盛香水的鼻烟壶,这些产品在国外的销量很高。

    “四川泸州的油纸伞,之前只能卖十几元、几十元,但是经过设计改变,加入中国的剪纸、蜡染等元素,就能卖到两百多块钱,这个利润增长靠的就是创意设计。”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王海霞说。还有羌族的刺绣,由李连杰的壹基金参与扶持,许多作品是由传统艺人来设计,图案却经过了设计师的提炼,做成了很多创意产品,卖得非常好。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文化资源很丰富,也有市场购买的空间,但是设计理念比较落后,而且设计师也比较缺乏。”王海霞说,近来这种状况开始改变了,中央美院连续多年进行的非遗进校园项目,聘请研究员和继承人给学生上课。

“年轻人的思想非常活跃,也很敏锐,他们一旦掌握了这种技艺,设计出来的作品令人惊艳,很多毕业生的作品90%以上被企业买断了。”王海霞说。

    “然而,全国各级的传承人在开发自己的新产品的时候,不要忘了传统工艺符号的保留和传承。”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刘魁立强调,现在的剪纸尽管仍旧用剪刀,却分不出来是扬州剪纸还是蔚县剪纸,中国的四大名绣情况也如此,地域文化的特色越来越模糊。“主要原因是工艺符号代替了地域文化的特色,这方面需要加强传承。”刘魁立说。

    非遗保护的两个底线

    “要坚守住非遗保护的底线。”文化部非遗司副司长马盛德说,在刚刚发布的《文化部关于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的指导意见》中,有一句话出现了七次之多,就是“坚持传统工艺流程的整体性和核心技艺的真实性”,这就是底线,是生产性保护最核心的部分。“在这个基础上的创意和发展都应该是可以的。”

    同时,马盛德建议,应该提升非遗产品自身的品质,由粗放型逐渐转变为精细化和现代化。“对于更多的非遗产品来说,如何更好地融入现代,和现代人的审美需求相吻合,不仅关系到产品的市场,更关系到技艺的传承。”马盛德说。

    当然,品质高并不意味着走高端路线和奢侈品化。非遗项目是伴随着人们的生活产生和发展起来的,不能成为让普通百姓望而却步的“奢侈品”。马盛德说,这种“高端化”和“平民化”兼而有之的路线,才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的题中之义。

    “传统顶在头上是包袱,踩在脚下是财富。”马盛德说。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产性保护来说,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和思路。只有这样,才能有更好的发展、更高的高度。

 

友情链接MORE

Copyright©中国美术考级网 京ICP备10047107-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889号 网站运营:北京九方文化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花市南里东区8号楼尼奥大厦2单元811室 电话: 010-67191550    010-67154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