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美术考级网,期待您的加入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音乐考级
当前位置:首页 >> 音乐考级

  五问儿童音乐考级

2013-1-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儿童节一大早,位于北京市鲍家街的中央音乐学院办公楼前人满为患:背着沉甸甸乐器的考生和提着大包小包的家长,冒着36摄氏度高温排起“长龙”——一年一度的暑期音乐水平考级报名于61开始了。记者就家长和考生关心的五大问题对相关专家进行了采访。

    一问

    考级机构资质如何鉴定

    今年是我国实行音乐考级制度20周年。1989年,中国音协与中央音乐学院为业余爱好者联合创办了音乐考级活动,把音乐普及推向前所未有的兴旺时期。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全国音乐考级机构约170家,其中既有少年宫、文化馆、艺术表演团体等文化部门,也有艺术院校等教育部门。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这些机构有的严、有的松,质量、水平参差不齐。一些老师把自己的学生和考级机构都分为三六九等,水平高的去参加中国音协、中央音乐学院等单位举办的考级,水平差的参加那些能“浑水摸鱼”的考级,以保证自己的学生都能拿到考级证书。

    考生家长韩在敏告诉记者,她的孩子在南京某正规考级机构获得小提琴9级证书,但在中央音乐学院考试时连5级都没通过。“到底哪个更权威?我儿子的水平究竟如何?我不得而知。”

    “这么多考级机构,哪个最权威虽无定论,但每个机构都竭力吸引考生,出现了夺考生的恶性竞争现象。为此,有些小考点刻意降低考试标准,只要交报名费,就能获得等级证书。”这位业内人士说,“遗憾的是,鲜有考级机构因这些问题而遭监管部门驱逐。”

    据了解,文化部于2003年出台的《社会艺术水平考级管理办法》明确规定:普通全日制高等艺术院校,中国文联和省、自治区、直辖市文联所属的专业协会,省级以上人民政府所属的艺术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可以申办艺术考级活动资格。

    文化部全国艺术考级专家指导委员会委员蒋雄达告诉记者,对考级机构进行资质认定包括法人资格、考官、考级教材、培训等多项考核指标。一旦发现考级机构在考级过程中弄虚作假,将由文化部门责令停止违法活动,没收其所收取的费用。

    二问

    考官资格如何认定

    音乐考级人情关系多已不是什么稀罕事。考生家长郑女士向记者坦言,她也曾和很多家长一样,托门路、找关系,甚至给评委送厚礼,为的就是让孩子获得更高等级的证书。

    “一些地方考点的考官甚至揣着公章到处收钱,兜售考级证书,家长不惜重金购买。”多年来担任考级评委的著名小提琴家盛中国说,“某些拥有十级证书的考生实际是‘冒牌货’,这不仅使那些真正的考生对学习音乐失去了兴趣,而且使严肃的考级丧失了权威。”

    就考官资格认定问题,文化部科教司一位负责人说,考级考官必须具备中级(含中级)以上艺术或者艺术教育专业职称,有5年以上所申请专业的艺术或者艺术教育工作经历,且具备良好的政治、道德素质。

    这位负责人说:“各考级考场必须实行回避制度。与考生有亲属、师生等关系可能影响考试公正的考官,应主动回避。对存在徇私舞弊现象的考级机构,文化部门将责令其停止违法活动,没收其所收取的费用。”

    三问

    考试内容有何变化

    “西方人看我们拉小提琴就像我们看他们拉二胡。”毕业于美国朱丽亚音乐学院的华裔青年演奏家孟先说,“从技巧上讲,亚洲人在钢琴、小提琴等专业的基本功甚至比西方人还扎实。但是,由于不了解西方音乐的内涵,很多人演奏不出乐曲的味道。”

    已连续20年担任小提琴考委的蒋雄达发现,很多考生在音乐历史方面简直就是“白丁”,有些考生甚至不知道自己所演奏曲目的名称、作者、音乐风格、创作背景、作品理解等要素。

    “为考级而练琴的态度必然导致只注重考试曲目、忽视音乐基础理论培养的应试教育。”中央音乐学院的一位钢琴考官说,“有些教师只教考级曲目,学生弹得滚瓜烂熟,但没深度、没味道,听着像喝白开水。”

    “音乐即历史、即文学、即哲学,它蕴含着丰厚的文化底蕴。如果忽略了音乐历史教育,考级也就成了单纯的炫技,毫无音乐内涵可言。”蒋雄达说,“为此,不少考级机构于近两年增加了音乐历史知识测试、音基(音乐基础理论)考试等考级科目。”

    据了解,从2010年开始,中央音乐学院考级所需的音基教材将全面改革,不仅增加了难度,而且更注重对音乐整体修养的培养,使考级教学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突击完成。

    四问

    考级证书是否与升学挂钩

    据了解,每年全国各地参加业余音乐考级的人数超过10万,考生家长对考级的重视程度绝不亚于高考。

    考级的吸引力为何如此之大?中国音协考级办公室主任王宏分析说,这是考学惹的祸。“小学升中学、中学升大学,有考级证书才能拥有‘艺术特长生’报名资格。音乐考级在社会需求与经济效益的驱动下‘遍地开花’,客观上使本应体味快乐的音乐学习变成了孩子们沉重的课业负担。”

    《社会艺术水平考级管理办法》明确规定,严禁中小学举办任何形式的考级活动。“任何部门、学校、社会团体不得以行政手段或其他方式动员、组织或者强迫在校学生参加艺术考级,不得将艺术考级结果与学生的升学挂钩。”

    五问

    家长如何放平心态

    盛中国曾说:“成为音乐家,有三个先决条件:一是极好的音乐天赋;二是物质基础;三是好老师。然而,这些条件同时出现的几率实在太小。”

    望子成龙的家长们,要么想让自己的孩子通过考级迈入专业院校大门深造,要么希望孩子获取“艺术特长生”身份得以高考加分。“想法本身并非不合理,关键是如何站在培养孩子综合素质的角度看考级。”中央音乐学院教授刘培彦说,“功利、攀比的心理往往使很多考生家长采取揠苗助长的音乐培养方式:孩子明明只有4级水平,却硬性要求报考7级。孩子学琴就像受罪,音乐理应带来的欢愉已荡然无存。”

    “家长必须想明白,孩子学乐器,到底是为了提高音乐素质,还是由它决定命运?”对中国的考级现象,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音乐学院教授蒋丹文认为,考级需要老师、家长、学生三方达成共识,切忌盲目攀高。“在国外,‘考级证书’不等于‘演奏水平’,艺术是不能由级别简单划分高低优劣的。毕竟,考级只是手段,不是目的。”

友情链接MORE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意见建议 | 网站说明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花市南里东区8号楼7层1单元744室 电话:010-67154811 010-67191550 010-87101855
版权所有:中国美术考级网 京ICP备10047107  技术支持:北京网站建设原创先锋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890号